主页 > J北生活 >【Lynn写点週报】浅谈台湾电动机车生态系:Gogoro联手 >

【Lynn写点週报】浅谈台湾电动机车生态系:Gogoro联手

J北生活 2020-06-12 668
【Lynn写点週报】浅谈台湾电动机车生态系:Gogoro联手

电动车产业近几年是台湾的热门产业,为了减少汽油机车所产生的废气,改善城市的空气品质,政府大力推行电动机车的补助政策,以提高消费者换乘电动机车的意愿,并且搭配绿色再生能源的发展,试图建构一条完整的再生能源产业链以降低交通对环境的污染与危害。

Gogoro 是目前台湾电动机车市佔率最高的品牌,也拥有最广的电池换电站基础建设, 2018 年总挂牌量达到 72,066 辆,佔台湾机车总挂牌数 8.42% ,而且市佔率有持续成长的态势,如果以 2019 年 1 月到 5 月的登记数计算, Gogoro 市佔率实际上达到 13.41% 

虽然 Gogoro 的市场占有率持续攀升,近期却宣布与山叶机车联手推出以 Gogoro 车型架构为基础, YAMAHA 操刀外型设计的「EC-05」电动机车产品── 这款新车将使用 YAMAHA 品牌,并委託 Gogoro 工厂进行生产与组装。

这次的合作案的确让许多机车族相当期待,毕竟 YAMAHA 的设计风格向来能吸引年轻族群,但许多消费者也好奇:「Gogoro 的电动车卖得不错,市占率越来越高,为何要培植其他机车品牌来跟自己竞争? 而且还帮他们代工?」

以传统的机车销售观点而言,这样的举动相当不合理,因此这週我们将探讨 Gogoro 的电动机车生态系,了解近期 Gogoro 电动车联盟背后的策略考量是什幺?以及 Gogoro 为何提供传统车厂公版设计与製造服务?

Gogoro是能源系统商,销售电动机车是迫不得已

虽然大众对于 Gogoro 的认知都是电动机车品牌,但Gogoro 已经多次强调:他们是一间电池能源系统公司,真正的商业模式是在全台各地布建「电池交换站」,提供电动机车更换电池,并从中收取服务费用── 理想的状况是 Gogoro 不销售电动汽车,专注经营智慧电网系统,等于电动机车的「加油站」,电动机车则交由其他的大厂来生产、销售以及维修。

电池交换站的方式不允许使用者自行充电,必须透过交换站直接更换电池,这样的作法能让 Gogoro 追溯每一台机车的电池,也能轻鬆回收与处理电池,避免特定使用者任意抛弃旧车的电池对环境造成重度汙染,并解决电池容量随着运作时间衰减的问题。

想像起来或许很美好,建构一个电动车生态系, Gogoro 的电池交换站模式就像是经营一间间的无人加油站,月租费不断流入,企业只需要维护这项基础建设就好,但这样的商业模式成立的前提是要先拥有首批的「使用者」:

如果电动机车没有普及, Gogoro 电池交换站便无法发挥作用,现阶段若寻求授权其他传统车厂製造的话,传统车厂一定会拒绝── 对于传统机车厂来说,台湾的加油站设施已经相当完善,为什幺还要冒额外的风险製造根本没有几间换电站的电动机车? 即使有换电站,为什幺不用自己订下的电池标準? Gogoro 初期也寻求过台湾的传统机车厂,不意外地被全数回绝。

为了推展 Gogoro 的标準,自行销售电动机车是必要的发展过程,所以现阶段 Gogoro 的商业模式相当简单:销售电动机车取得使用者,同时持续拓展电池交换站的数量,接下来与传统机车厂建立联盟,为他们提供能源系统製造电动机车以取得「更多的使用者」,最后将使用者的换电需求转变为现金流。

取得更多使用者:传统机车厂是电动机车普及的关键

2019 年初 Gogoro电池交换站完成全岛建构,电池交换站数量达 1,200 个,预计于 2019 年底达到 1,500 个,越来越多消费者也开始购买电动机车,算是取得一定程度的成功。

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 Gogoro 作为一间新创的能源厂,电动机车技术太新,生产规模太小,导致生产成本高昂,必须仰赖政府政策上的补助才能将原先售价新台币 7 万以上的电动机车,将价格压至大多数人可以负担的 4 万元价格区间。

电动车能顺畅销售绝大多是靠着政府补助将价格压至甜蜜点才得以普及化,否则动辄 7 万的价格,使用者根本无法接受。然而长远来看,政府补助不会一直都在,届时电动车还是得回归原价,而且政策补助的预算有限,因此 Gogoro 出货量确实存在一个上限。

为什幺电动机车这幺贵?除了 Gogoro 要投入大量的资本在全台各地建设电池交换站之外,电动机车的技术门槛高,生产规模也不大,一年的出货量仅在数万台的水準,不比单一间传统车厂在成熟产线下能有十几万台的年出货量,这使得电动机车生产成本居高不下。

对于 Gogoro 来说,一开始的商业模式就定位成「智慧电网系统商」,功能等同于传统的加油站提供电动机车更换电池,与其投入巨额的成本将出货量提升到十万台以上的水準并承担庞大的资金周转风险,不如把设计、製造以及销售交给实力雄厚的传统车厂,招揽更多电动机车的使用者加入才是最重要的目标。

未来在电动机车的补助取消后,规模经济还是得要靠这些车厂的电动机车出货量达成,否则电动机车只会变成乏人问津的高价展示品。

至于为何要靠传统车厂? 因为他们的市占率够高,每年有能力出货十几万台的机车,只有靠着大量生产才有可能将电动机车的合理售价降至亲民範围,另外这些採用 Gogoro 电池标準的电动机车,未来也要仰赖 Gogoro 提供电池交换服务,使用者缴交的月租费则会成为 Gogoro 主要的营收来源。

YAMAHA 合作车款是第一个里程碑

为此 Gogoro 必须对外积极建立联盟,说服传统车厂使用自家的充电标準,利用製造的数量优势让电动机车的成本下降,才能赶在补助政策消失之前把电动机车的价格平民化,说服消费者从汽车机车换乘电动机车。

Gogoro 已经说服宏佳腾、 PGO 以及 YAMAHA 採用 Gogoro 的电池标準,另外也配合绿能运输的概念,向中华邮政及 DHL 推出 Gogoro 客製车款。 YAMAHA 机车是台湾市佔率第二的品牌, 2018 年的挂牌数量约 21 万台,拥有 24.78% 的市场份额,另外宏佳腾也将推出对应的电动机车,台湾电动机车联盟已然成形,但第一大的光阳机车则选择自行发展电池标準与充电方式。

为什幺传统车厂现在愿意採用 Gogoro 的电池标準?除了已经有足够的电池交换站基础建设之外, Gogoro 也拥有性能足够优秀的电动马达与车体设计技术,能够将电池引擎小型化并同时具有良好的性能,而且电池在快速移动之下要保持其稳定输出与安全性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最重要的还是背后配套的电池交换体系短时间内无法建置完成,也没有必要再重新複製一个,因此传统车厂若想要快速进入电动机车市场,并且想要专心卖车,不想要投入鉅资发展基础设施的话,选择 Gogoro 的授权模式变成最快的途径。

电池交换系统的好处:无缝升级新型 21700 电池

然而电动车现阶段还无法全面取代汽油机车,原因除了高昂的製造成本之外,里程续航力远不如汽油机车优秀,但已经有新的技术能够改善这项问题:目前 Gogoro 仍採用18650 电池,虽然这种电池技术相当成熟,能提供理想的蓄电量与安全性,但并不足以满足长里程与低成本的要求。

Gogoro 已经宣布 2019 年将全面採用与特斯拉 Model 3 同级的 21700 电池,官方宣称能量密度提升 27% 以提供更长的续航力,而且能够使用 8 年以上。

此时 Gogoro 交换电池的商业模式体现了优点,如果要从 18650 电池升级成 21700 电池,消费者不需要重新购买新的车款,电动机车也不需要拆开内装更换电池,只需要替换掉电池交换站的电池即可,立刻就获得续航力的提升,免去複杂的更换步骤,方便厂商直接升级电池的续航力。

这也代表 Gogoro 所推出的电动机车并没有先后的顺序,每一代都是独立的产品线,续航力的提升只需要靠升级现有的电池进行交换即可。

电动机车的维修与保养成为一大难题

随着电动机车的数量增加,后勤维修正成为 Gogoro 的一大难题,以现有的规模而言, Gogoro 的维修厂难以负荷这幺大量的维修需求,导致近期有许多消费者抱怨 Gogoro 的维修服务品质低落,显然只靠 Gogoro 一家没办法提供足够的维修服务。

电动机车的补助政策促使消费者从传统油车转向电动机车,也代表电动机车正在夺取传统机车维修行的工作── Gogoro 计画协助这些传统机车行转型为电动机车的维修中心,预计有 2,200 家机车行将转型为电动机车的销售以及维修,佔全台 28,000 家约 7% 。

统整 Gogoro 的商业考量:更多使用者加入,代表更大的市场规模

根据以上的论述,我们可以清晰地了解 Gogoro 擎画的电动车生态系:以电池交换的商业模式下,「降低电动机车的价格」与「取得更多的使用者加入电动车生态系」显然是发展的两项核心目标。

Gogoro 创业初期建置的电池交换站缺乏使用者加入,也无法说服传统车厂投入风险过高的电动机车领域, Gogoro 只能自行设计及製造电动机车,并持续增加电池交换站的数量,但发展早期缺少规模经济,生产成本过高,配合政府的补助才让电动机车的价格勉强被消费者接受。

长远而言,当未来政府补助消失,压低电动机车的生产成本的关键还是得回归传统车厂,因此 Gogoro 积极与其他机车品牌或是企业合作,推出 Gogoro 电池标準的电动机车── 透过大量製造才能有效降低成本,让电动机车能真正走向普及化。

回归主题, Gogoro 为何选择授权其他品牌一同竞争电动机车市场?原因在于 Gogoro 本质上是一间能源系统厂,而非机车销售业者,理想的情况还是专心靠电池交换的商业模式赚钱,电动机车销售的事情就交给有广大销售通路的传统车厂。

Gogoro 选择与传统机车大厂合作推出电动机车,目的在于冲高出货量与降低电动机车价格,藉此培植更多採用 Gogoro 标準的电动机车上路,如此一来, Gogoro 就能获得更多的月租费收入,这些都是极为稳定的现金流,而且没有拖欠款跟景气波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