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生活台 >中性人男穿女装上诉得直‧裁决只局限森州 >

中性人男穿女装上诉得直‧裁决只局限森州

I生活台 2020-06-15 586
中性人男穿女装上诉得直‧裁决只局限森州(布城讯)3名来自森美兰州的中性人挑战森美兰州伊斯兰法违宪的上诉得直,上诉庭三司週五一致裁决,允许患上“性别认同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简称GID)的男性穆斯林“男穿女装”。不过,这项结果只局限于森美兰州,因为此上诉案是挑战1992年伊斯兰刑事法(森美兰州)第66条文是否已违反联邦宪法。在1992年伊斯兰刑事法(森州)第66条文阐明,任何在公开场合上身穿女人装束或伪装成一个女子的男性,即属犯罪,最高罚款1000令吉或最高监禁半年,或两者兼施。此案的3名起诉人,即莫哈末朱查里(26岁)、苏古嘉尼(27岁)及旺法依罗(29岁)因“男穿女装”而在1992年伊斯兰刑事法(森州)第66条文下被控,较后入稟高庭挑战有关条文违宪,高庭在基于她们一出生就是男生和穆斯林,不能豁免于伊斯兰法律所约束等理由驳回申请,因此较后又再向上诉庭提出上诉。3名起诉人因私人理由而没有现身法庭听审;现场大约有数十名来自非政府组织“姐妹要正义”(justice ofsister)的成员现身法庭,她们在庭内得知上诉得直这项消息,休庭后大声欢呼,表现非常激动。在上诉理由中提及,上述伊斯兰刑事法,剥夺了联邦宪法第8(1)条款、第8(2)、第10(1)(a)条款、第9(2)条款和第5(1)条款所赋予的多项基本权利与自由。以上诉庭法官拿督希山慕丁、拿督阿兹雅和拿督林宜兰组成的上诉庭三司,一致裁定,1992年伊斯兰刑事法(森州)第66条文不符合联邦宪法,所以将被视为在此上述案中是“无效”(void)的。上诉庭三司一致表决上诉庭法官同时指出,每名答辩人都需要承担自己的法庭费用,起诉人的法庭抵押金将允许退还,同时也允许任何一方提出上诉以申请司法覆核。法官重提森州宗教司局在此案的宣誓书声明,即禁止男性穆斯林男穿女装或装扮成女人是伊斯兰训诫(preceptof islam),该局也解释,该刑事法66条文是依据伊斯兰教训诫来制定。但是,法官声明,在此上诉案跟伊斯兰训诫无关;而是针对上诉人所提出的司法挑战。起诉人代表律师为艾斯顿和法力阿查,答辩人分别为森美兰州政府、森美兰州宗教司局、森州宗教司局局长、森州宗教司局执法主任和森州宗教局。辩方代表律师为森州法律顾问伊斯甘达、助理法律顾问莫哈末费鲁鲁。总检察署代表高级联邦律师苏珊娜阿旦则以“法庭之友”身份参与审讯。指穿女装受对付不人道上诉庭法官希山慕丁提及,3名患有“性别认同障碍”(GID)的起诉人,渴望打扮成女性,甚至认为自己是女性的症状,虽然受到医学认同,但她们也承受一定的痛苦,因为至今还未有药物或特定的心理治疗法来治愈。他说,上诉庭三司接受起诉人代表律师在陈词中所提及的,有GID障碍的穆斯林男性跟正常的穆斯林男性有差别,两者所诠释的意思不相同。他指出,以上刑事法第66条文却没例外对待被患有GID的穆斯林男性;而在州方面,虽然没有对患有GID障碍的穆斯林男性有争议,但没有真正的对这存有漏洞的法令作出解释。他说,州属和相关的单位,轻易地忽略跟上诉人一样的GID障碍的群众,甚至导致在面对法律上没受到公平的对待;换言之,在上述条文下,让这群GID障碍者面对可怕和无法应对的立场。“在他们的世界中,穿上裙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在公众场合他们却不能这样做,甚至将受到刑事法的对付,被逮捕、扣留和被起诉。”他形容,这种行为等同于有辱、压迫人格和不人道的行为,甚至有歧视的成份。形容高庭裁决违背司法证据上诉庭法官希山慕丁也针对高庭早前的裁决表示不认同,并形容违背了司法证据,也是一项不科学和存有个人偏见的裁决。他指出,上诉庭三司也不能接受森州法律顾问依斯甘达在陈词时宣称,变性人可被归类为“精神不健全”的一群的说法。他说,作为一种对人权的尊重,即使在1992年伊斯兰刑事法(森美兰州)第66条文下,都须公平对待任何人,所以伊斯甘达的说法不能被接受,因为至今没有医学证明变性人就是“精神不健全”的人。“姐妹要正义":重要性裁决“姐妹要正义”的负责人米沙尔阿育和迪拉嘉较后受访时,对于这次的裁决表示非常满意,因为这是一项重要性和决定性的裁决。米沙尔阿育说,作为一个变性的女人,她在这项判决出炉后,终于知道大马原来也是有人权的。她强调感到很惊讶,因此鼓励其他州属的变性同伴能够挺身站出来大步跨出众人目光。迪拉嘉也说,从上诉庭三司的判词内容中,可见他们对变性人或是“性别认同障碍”(GID)一群人士都表示尊重。她指出,这项裁决是一项历史性的裁决,希望能在日后协助更多变性人走向被人尊重的道路,因根据一项调查指出,国内有37个中性人被无故逮捕,当中有27人也因此而受到暴力对待。她说,这项裁决也扩大我国对行动自由和性别平等的诠释範围。‧2014.11.07